葡萄美酒生意经

Caifu Magazine |
Posted: 一月 13, 2017 | Updated: 三月 16, 2017 at 2:43 下午

16

闯入葡萄酒行业的人没有一个是单为了赚钱。拥有一座葡萄庄园是爱的付出, 而付出的是真正的劳动。

即使如此, 却从来不乏富有的商人(有些 其实没那么富有)购买昂贵的土地(这种情形在美国加州的纳帕谷尤为突出), 并把自己来之不易的钱财倾注到一个葡萄酒庄之中。

对一个中小规模的酒庄而言(年产2000箱),光是土地和设备的开销加起来即可高达350万美元(实际上规模经济的效益在葡萄酒行业相当显著)。

并非每个想做酒庄的人都是那种寻找昂贵爱好的高科技富翁,有些人是因为家族历史而进入该行业的, 那是世代传承的家族产业。

显然许多法国和意大利的酒庄就是这样的情况,在加拿大的葡萄酒产区基洛纳地区也是如此。美酒庄总裁詹妮弗•莫尔加特刚开始时,是经营家族果园的小酒厂, 后来她把它成功发展成了一个几乎年产一万箱的葡萄酒厂。

最近《财富世界》记者对詹妮弗进行了一次采访(她一边查看她的葡萄园一边跟我聊了起来)。

18《财富世界》:那么, 一个(头脑清楚的) 人怎么才会想到去开酒庄呢?

詹妮弗:(笑起来)是啊,这是不容易的。我是因为接手父亲的苹果酒业务才开始的,他在2006年开始了这桩生意, 接手之后我 就有了建酒庄的想法。我和我丈夫都有自己的 职业,他是电视台记者, 而我是一名教师,不 过我们倒是常常谈起退休了要开一个精品酒庄的话题。但是, 当我接手苹果酒业务时, 因为反正也需要申请制造商的许可, 所以我父亲就建议我在苹果酒业务之外,开始做葡萄酒。

《财富世界》:但为什么呢, 为什么是葡萄酒呢?

詹妮弗:我想, 我们的原因跟任何人一样吧,都是因为对葡萄酒的热爱, 对美食的热情。

《财富世界》:你们家是如何得到这块地产(足有 100 英亩)的呢?这片绵延的丘陵正好俯瞰着奥肯那根湖。

詹妮弗:我们家族一直拥有这酒庄的地 产,我已经是第五代了。我的曾祖父于1918年 开始在这里经营苹果园,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 开始将苹果园的一部分改成葡萄园,一切大 概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从那以后,每当看到 我们园子里的水果成熟,再变成某种人们饮 用、并且极其喜爱的东西时,我都感到一种 巨大的满足。

《财富世界》:刚开始的情况是怎样的, 有没有想过改主意?

詹妮弗:我那时在当教师, 还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 是啊, 我是挺担心, 也挺兴奋。不过我并没有马上辞职。

《财富世界》:你们都有些什么品种的葡萄, 你们是如何决定种这些品种的?

詹妮弗:我父亲和我在南非都有些关系 很近的朋友,我们访问他们时爱上了那里的一 些品种,那是在斯泰伦博斯地区。品乐塔吉就 是其中一种,它跟黑皮诺有关,所以我想,对 啊,黑皮诺可以在我们这里生长,没准品乐塔 吉也可以吧。所以我们引进了一些藤蔓,第一 个挑战就是要看看它们是否耐寒、能否较早进 入收获。在奥肯那根地区,葡萄的生长期比较 短,夏天酷热,春天姗姗来迟,冬季则非常寒 冷, 这些都是挑战。品乐塔吉经过了考验, 成熟得早, 十月中旬即可收获红葡萄。

《财富世界》:你们收获葡萄的第一个年份是哪年?

詹妮弗:第一个年份是2007年, 当时很多人都不熟悉品乐塔吉, 一开始还有点犹豫。 我们出了500箱,当时看来似乎完全不可能卖掉, 那时只有我一个人忙,我穿着红鞋子不停地往温哥华的餐馆跑。我们现在可以卖到 8,000箱, 当然现在我们有销售团队了。

《财富世界》:对啊, 你的标签上有一只红鞋很显眼,为什么是红鞋子?

詹妮弗:红色的鞋子已经成了我的标志, 我所有的鞋都是红色的。我喜欢穿黑色,而红鞋配上一身黑色就很漂亮。不过高跟鞋不适合 我到处跑,我也有红色胶靴可以下到地里(我现在穿的就是), 我还有红色的运动鞋。

标签的想法是这么开始的。有一次,我和丈夫跳了一晚上的舞, 回到家我的脚跟很痛, 就把鞋脱了。他拿起一只鞋来, 把鞋跟插进我们正在喝的一瓶葡萄酒的瓶口。我俩看着它想道, “这倒是个很好的商标。”

后来我们去一些节庆、比赛或品尝会, 人们并非总能记住商标名字, 但他们却记得有一 款葡萄酒, 商标上有一只红色的鞋。

《财富世界》:你是如何为你家的葡萄酒打开市场的, 你们都出口到哪里?

詹妮弗:我们从卑诗省的VQA专卖店开始(卑诗省酒商质量联盟), 他们会推荐一些小酒庄, 这是很重要的一大步。

我们还没有国际出口,目前为止只在加拿大销售, 虽然我们的苹果酒卖到了华盛顿州。有中国的买家跟我们接洽, 但他们一开始就要6000箱, 这个量太大了, 会使我们无法满足我们别的市场的需求。

《财富世界》:中国买家看重的是什么, 未来你们会考虑那里的市场吗?

詹妮弗:嗯,他们是真懂葡萄酒的,这一 点我可以告诉你。他们非常懂行。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 我请他们喝冰酒(一种甜酒,从冰 冻葡萄酿造而得), 但他们不要, 他们感兴趣的是大瓶的红葡萄酒。

不过我们的冰酒也刚刚在中国葡萄酒及烈 酒竞赛中获得两项金牌,所以谁知道呢,没准 他们会再看看我们的冰酒的。

也许我们会开始在中国出售一些红葡萄 酒,说不准,毕竟中国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葡萄酒市场。之所以我们会把我们的酒拿去参加 比赛,也是为了宣传自己,提高知名度。

《财富世界》:那么苹果酒呢, 它对葡萄酒的业务有什么辅助吗, 像米逊山庄酒庄(本地区的大酒庄)就有“迈克浓柠檬水”(一种含酒精的果汁饮料)作为支持。

詹妮弗:苹果酒实际上是一种竞争激烈的产品,它需要大量的精力和费用, 而且带来的利润比葡萄酒要小,绝对不是摇钱树。可能“迈克浓柠檬水”的原料不如我们使用 的优质。

刚起步的酿酒师和专家都不愿涉足苹果酒的业务,这个市场还没有热起来。所以我们在寻找酿酒师时会劝诱他或她,说我们要生产优质葡萄酒, 还要进军苹果酒市场。

现在, 每当我们在温哥华为新的苹果酒品种开发布会时, 我们的酿酒师会很高兴被人称为苹果酒酿造师。七年前绝对不是这样的。苹果酒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窖藏品种, 早已不是用卖不掉的烂苹果酿造的劣质烈酒。

《财富世界》:葡萄酒产区的社群关系如何, 是剑拔弩张、势不两立, 还是像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或某种中间状态呢?

詹妮弗:我刚开始这项生意时,发现大 家相互之间非常合作,这让我惊讶不已。那 些有名的老牌酒庄的人会带着我, 让我用他 们的设备, 甚至出借设备给我用, 完全有一种大家是一家人的感觉,过去和现在都是如 此。不过现在有了一点点变化,那是因为现 在有很多新的酒庄冒了出来,我都没法知道 他们的名字。但那种感觉仍然在:大家都希 望这个地区能达到它的最佳状态, 为此我们 都相互支持,共享信息, 甚至共享员工。我不知道在较大的葡萄种植地区是否也是这样 的, 但我猜多少应该有一些吧。

《财富世界》:但毕竟是生意, 应该说你们争的是同一个市场吧?

詹妮弗:显然竞争是存在的,你肯定不能固步自封。实话说,最近我刚跟一个大酒庄的老板共进午餐,他差不多就是这么说的,你得永远不停地工作,不停地改进。

《财富世界》:那员工和劳动力方面情形如何, 收获季节是不是很难找到人?

詹妮弗:通常情况下, 我们常年有四到五名雇员, 当然在收割时节人数会上升。这些人一般是学生、背包客等等, 他们在寻找 不同的体验,是一个临时群体。对那些坚持下去的人我也有奖励, 因为接下来的十月份 天气冷下来, 就该是苹果的收获期了,但很多人这时已经觉得没那么好玩, 所以这时找人还是蛮难的。

《财富世界》:全都是枯燥的劳动吗, 那种浪漫田园牧歌之类的成分究竟还有没有呢?

詹妮弗:是啊,真的有很多人对酒庄的 工作一开始都抱着浪漫的想象。其实这是很辛苦的工作,但它的确是很浪漫的。有时候我想起自己做的事来也觉得很惊讶。每当清晨我穿过葡萄园,偶尔碰到一只母鹿盯着我的时候, 或是与朋友们野餐,在波光粼粼的湖边品尝美 酒小食的时候,感觉真是妙不可言。但这是劳动,是爱的执着。经营酒庄的没人能成为亿万富翁,反正我并没在成捆地挣钱。

《财富世界》:在其他葡萄酒产区, 特别是纳帕谷,旅游业和品酒观光是该地区成功开发的 重要部分,你们在基洛纳 / 奥肯那根地区是否 也是这样?

詹妮弗:旅游业对我们来说是重头,对整个地区也是如此。现在每年都有这么多的人来这里旅游,真是令人振奋。夏天的客人络绎不绝,因为每个人都想来这里。但我们也不会因此忽略了本地的人们,他们对我们的行业一直非常支持。如果你在十月中旬来, 品酒室就会安静得出奇,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到, 所以我们在秋冬季会有本地居民的品尝会。我们希望 把这变成常年的业务,这是理想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