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航运与温哥华港力争打造西海岸的主要航运枢纽

Caifu Magazine |
Posted: 一月 24, 2017 | Updated: 五月 11, 2017 at 11:46 上午

71在19世纪末铁路到来之前, 温哥华就已被视为北美贸易在西海 岸至关重要的港口。

近一个半世纪之后, 虽然温哥华已经是主要的海港, 有些人认为, 作为东西方贸易的纽带, 温哥华尚未充分发挥出其潜力。温哥华国际航运中心的凯蒂•阿松尼迪斯•斯坦因大力倡导推动温哥华港的发展, 她在国际航运方面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曾担任国际船东联盟的总裁兼秘书长。

她所在的组织希望将温哥华打造为主要的海运中心, 而不仅仅是货运途经港口。这意味着吸引主要航运公司到此开设卫星办公室, 并以温哥华为中心, 管理进入北美和途经太平洋至亚洲主要港口的贸易。

斯坦因表示说:“我们做了大量工作, 拜会了各方人士, 他们表示当时加拿大不在他们的思路中, 不过我们已经扭转了他们对此的看法。他们已经认识到, 加拿大的环境既安全又稳定, 蓝筹公司正纷纷迁出欧盟, 寻找其他选择, 而英国退欧势必将加速这一进程。这些蓝筹公司会去哪里? 好吧, 我们温哥华正越来越有吸引力。”

72虽然一些总部设在欧洲的航运巨头可能对温哥华不够熟悉, 比不上他们对洛杉矶/长滩的了解, 海事新闻界却已深知温哥华港的重要性。

她继续介绍说:“我们在上周(10月中旬)举行了一次媒体约请会, 招待了来自16家刊物的10名记者。当我们问三位美国记者, 想知道他们认为在西海岸港哪座港口堪称航运枢纽时, 他们一致认为既不是洛杉矶/长滩也不是西雅图/塔科马, 而是温哥华, 前两个城市没有我们已经建立起来的专业服务。”

温哥华与北部规模小一点的鲁珀特王子港加在一起, 去年货运量为1.7亿吨(两家港口分别为1.4吨和0.3亿吨),而且货运量将会持续增加, 因为这两个港口都有扩大港口规模的宏伟计划。不过, 正如斯坦因所解释的那样, 这些还不够。温哥华需要借助现有的基础, 力争发展成为真正的航运枢纽, 并建立所需的知识基础设施。

她说:“海运贸易将会增加, 到2024年可能将翻两番。经合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 到2030年, 全球货运量将从目前的90亿吨增至300亿吨。因此, 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船只, 不过, 温哥华必须吸引更多拥有高价值知识的人才和公司, 为本地带来更大的价值和经济效益。

“新加坡的海运贸易为本国的GDP贡献了210亿美元, 而挪威这一数值为260亿美元, 所以我们温哥华在这方面潜力很大, 大有可为。”

她说, 阻碍实现这一目的一个问题就是加拿大的移民政策。“移民政策需要改革, 目前的移民细则不够严谨和成熟, 无法吸引来我们所需要的高素质专业人士。但这方面的工作只能由联邦政府来做。”

改革移民政策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但这件事肯定是可以做的, 因为加拿大在过去已经奉行旨在鼓励高价值移民的政策。

与此同时, 斯坦因说她的组织正在谋求在将温哥华打造为航海中心的其他方面做一些工作。其中一个可实现的目标就是教育, 使人们会考虑在海事行业发展, 获得他们需要的认证和文凭。

“我们在希腊参加一个航运业活动, 结果爱琴大学与卑诗大学以及卑诗理工学院之间达成双边协议, 将协作创立项目并进一步发展。”

虞海军 加拿大注册的联洋控股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
虞海军 加拿大注册的联洋控股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

加拿大注册的联洋控股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虞海军就共同目标与温哥华国际航运中心进行协商。对虞先生和联洋控股而言, 就是创立温哥华航运基金和航运投资公司。在理想情况下, 这个目标也需要强化移民程序或签证, 从而将资本吸引到该地区。

“富有的中国家庭喜欢移民, 而加拿大是他们首选的国家之一。其中温哥华倍受青睐, 这里的生活质量非常高。他们还希望使自己的投资多样化。对我们来说, 这是[潜在的]巨大资金来源。”

虞先生的公司和温哥华国际航运中心已经成功地从卑诗省政府获得了大力支持。不过, 如今他们希望看到联邦政府能够有所作为, 允许船东将他们的工作签证转换为永久居留权。 而虞先生这方面做的事情是创建一个加拿大的航运公司, 为此提供方便。

“我们主要把精力放在创建自有船舶的公司。我们想要建立我们自己的航运公司, 这将吸引更多的资本投资,并创造高价值的工作。我们不直接与政府对话,而是通过温哥华国际航运中心。”他补充说, 这个提案比美国的EB-5签证移民更有吸引力(该签证需要投资50万到100万美元 ), 这对加拿大将很有好处, 因为它会引入资金重点发展一个主要行业,对加拿大经济至关重要。

斯坦因到世界各地把专业人士和记者吸引到温哥华, 有助于促进宣传其优势。不过, 正如上文所述, 温哥华及其港口缺乏至关重要的大量公司和专业人才, 这方面与亚太地区的新加坡和香港等港口相比还比较薄弱。

“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不是特别适应航运业的需求。我们需要引进有专长的专家, 这样我们才能在本地发展这一产业。我们不会夺走加拿大人的工作机会, 而是会创造新的机会。在加拿大, 有五分之一的工作都依赖贸易, 所以, 我们必须确保能够持续提升温哥华在全球的声望。”

斯坦因指出, 温哥华的生活方式很有吸引力, 这意味着这座城市在留住专业人士和公司方面做得很好。 “一旦他们来到这里, 就舍不得走了。”

虞先生对此非常认同。他表示自己推进的关于航运公司的提议以及温哥华国际航运中心都显示这是吸引合适人才, 创造工作机会和引入投资的好机会。不过, 他告诫说, 加拿大在 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前处理富裕移民移居温哥华的政策失当, 今后需要从中汲取经验教训。

当时, 加拿大开辟了永久居留权快速通道, 专为那些在加拿大公司投资50万加元或更多的富人服务。

不过, 他说当地支持力度匮乏, 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后, 这些移民不再有当初的疑虑, 结果他们的大部分资金都回流中国。

对虞先生来说,他的公司计划筹集5000万加元的股本金, 其中很多资金来自本地投资者, 旨在带头做这件事并展示出他们的提议吸引力。

“万事开头难, 这是肯定的,不过我们已经与许多有兴趣的本地投资者谈过, 使他们能了解航运业的情况。当然, 这方面不乏挑战。 尽管如此, 通过我们与许多[潜在]投资者讨论之后, 他们认识到我们的提案有价值。而且50万加元的初始投资数额也不算太大。

一些外国投资者可能会质疑加拿大的税收负担, 不过, 斯坦因表示, 虽然新加坡等航运中心在吸引航运公司方面力度非常大, 加拿大在税收方面并不落下风。

“新加坡是免税区, 不过他们并没有象加拿大这样在联邦税收法上明确立法, 无疑从现在开始未来十年间我们的税收也会变得一样棒, 我们能提供同样的优势和稳定性。”

742014年, 加拿大政府大力改造了现有的税收结构, 简化相应流程并确保跨国航运公司在国外的收入不会受加拿大税收的约束。

虞先生还说, 总部设在温哥华的航运公司不会承受到任何过度监管的负担。

“我没看到有任何争议, 船只仍然可以挂英属维京群岛或巴拿马的旗帜。”

虞先生介绍说, 当货运公司认识到拥有自有船舶的优势时, 他关于航运公司的提议就胜利在望了, 他还说他的公司将帮助货运公司发展自己的船队。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 加拿大并不是一个海运国, 在这方面它与澳大利亚类似。加拿大有大量的资源, 货主认为要做的就是把货物运到港口而已。但是, 随着运费成本上升, 他们对其商品的最终价格控制力大减。 ”

“现在, 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需要控制物流, 有能力把货运到国外的港口会使他们对价格的掌控能力强很多。”

他补充说, 对于温哥华港的未来发展而言, 显然温哥华国际航运中心的提议中所提的策略是正确的, 不过需要耗时多年。而关于航运公司的提议实现起来速度就要快得多。他还表示说, 就人员和人力资源而言, 温哥华与挪威甚至上海相比在成本上都极具竞争力。

斯坦因说, 她不认为温哥华会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航运中心, “但位居前六名之列也很不错。”